痴嗔本真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入云栖www.ytwbb.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开局第二十三天·[二合一]

殷屿知道这头怪物如同鬣狗一样,至死方休,而现在,他成为了对方的目标。

他必须先下手。

他在野外积分商城里迅速寻找能兑换的武器,游乐园的经营所得已经结款,他眼下有七千多积分,但是能兑换的武器却少得可怜一一热武器只有一把七发装载特殊爆裂子弹的手枪(6500积分),子弹必须击中目标嵌入目标后才能够爆裂达到最大伤害值,子弹用尽后还需要额外兑换(1000积分/7发)。殷屿不知道这些子弹打在那头以金属鳞片、骨甲构架的鬣狗身上能不能做

到贯穿伤,七发子弹的使用频率在

戈中太少了,而他的积分也不够支持兑换多发子弹。

他不得不放弃远距离的攻击武器,转向冷兵器。

[三棱刺刃(5000积分)]:陨石制成的三棱刃身,质地更重,威力更惊人,每一次的攻击都会附带未知陨石的能量(可升级)(当前白阶武器,附带能量持续时间0.3秒)“宿主已兑换武器,请于背包中领取。”

“宿主双倍buff增益生效,获得白阶三棱刺刃x2,自动合并升级(绿阶·三棱刺刃:附带能量持续时间1s)”殷屿打开身后背包,一把冰凉的刀柄顺入掌心。

面前的深潜鬣狗似乎察觉到了危险,它发出一声低吼,猛地朝殷屿扑来,六条触手犹如网状向殷屿兜头罩来。殷屿见状一把抽出刺刃,旋即一个下腰,双膝骤然往下一滑,怪物的触手与他险之又险地擦过,让他有一瞬间腾生出一股错觉,仿佛又回到了关山。殷屿面色不变,眼底冷意骤起,猛地一扬刺刃,刃尖朝上高举重重插向鬣狗的下腹,就听一片束

耳的金属刮划相撞的声响,刺刃只在它的下腹留下了浅浅的血痕。

这个举动无疑完全激怒了怪物。

它调转过身,刚要扑上来的一瞬间,它被刺刃划破的部位像是突然

间石化了一般,

哪怕仅仅是几个眨眼的短暂功夫,它难以动弹,触手则更加疯狂地抽向殷屿。

殷屿敏锐地察觉到它的不对劲,旋即意识到这就是这把刺刀带来的附带伤害。

他飞快起身,然而下一秒,触手便紧紧缠绕上来,将殷屿高举上半空。

胸腔被触手压迫得难以呼吸,殷屿注意到那片淡色的雾也萦绕上来,像是在伺机着什么。

他目光一暗,旋即手腕微微用力,一个刀花在手腕间灵巧地转过,他眼色一厉,反手抓住刀柄骤然向下用力一刺!尖利的刀刃划破雾气,径直刺入怪物的触手。

殷屿胸口的压迫感骤然渐轻,他一脱身,便改手抓住刀柄,毫不迟疑地向下一跃,借着重力的坠落速度加持,一路刺开触手的肌理,鲜血顿时飙溅开来,深潜鬣狗尖锐高亢的鸣叫声扎刺着殷屿的耳膜。殷屿只觉得头皮与耳膜一阵阵刺痛,眼底都充起血丝。

他握紧刀柄,反手拔出,又是趁着它似是被石化、难以动弹的空隙,几步利落地踩着摇曳粗长的触手,黑色的身影矫健地在空中舞出一道残影深潜像狗狂乱地舞着触手,试图攻击缠绞住面前这个灵敏又可恶的人类。

却不想,殷屿借着触手甩动的力量一个高跃而起,在半空骤然绷紧腰腹,一个漂亮的旋转,殷屿将所有的重量全部压上刀尖,精准而狠厉地直直扎入怪物的两眼之间他猛地发力,小臂青筋暴起,刀尖横转,明显感觉到刀刃似乎触及到什么。

殷屿微眯起眼,眼底冷冽,刀刃毫不犹豫地又没入了几公分,重重下剜。

下一秒,殷屿抽拔出刺刃,刃间似乎带出了什么-

一一根粗长的透明神经跳动着被刺刃挑断

就见这头怪物像是陡然瘫倒一般,所有触手都重重垂落下来,只剩下残喘的呼吸渐弱。

“噢...你挑断了它的中枢神经。你把它弄瘫痪了,真可怕。”雾气覆上了那怪物的身体,像是在检查着什么。殷屿没有搭理他那个声音,他提着刺刃慢慢走到怪物巨大的脑袋前,他在心底低低问系统:“有什么想要回收的?”“深潜鬣狗的獠牙(5000积分/根)/深潜鬣狗的触手(2000积分/根)/深潜鬣狗的骨甲(8000积分)/深潜鬣狗的心脏(10000积分).....系统列出了一个长长的列表。

殷屿眉梢微挑,他擦了擦鼻尖的汗水,喘着气,扯起嘴角道:“不算赔本买卖。”

他话音落下,然后高举起手,干脆利落地挥刀砍下,分解了那头怪物。

除去兑换采集用的专用装置,每个装置需要5点积分,殷屿兑换了足足二十个装置,才将所有采集部位装齐了。不过有双倍增益的buff在,他只需要花一半的积分就足够了。

“宿主兑换成功,共计获得野外积分:40000”

殷屿眼睛一亮,整整四万!他甚至很快就能兑换到那枚他母亲需要的冷冻装置了。

他看向剩下的尸体部位,就见浅淡的雾气萦绕在四周,雾色一点点厚沉起来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兜了一个圈

兜了一个圈

九兜星
青春校园,坚定1v1,每天中午12点更【1】遇到周承诀那年,少年出身高门,人帅性子懒,理科常年榜首,在校吸引少女无数,说句天之骄子也不为过,也就语文成绩拿不出手。而那时的岑西,成绩优异却家境贫寒,连学费都得靠自己去挣。 那年夏天,周承诀被迫下楼给新来的补课老师开门:“我走竞赛保送,您出门右拐不送,语文不会就是不会,谁来都不管用——”下一秒,意外接到家教兼职的同桌岑西敲开了周家大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
都市 连载 10万字
五十年代军工大院

五十年代军工大院

鹿子草
叶满枝的自我认知:军工大院一枝花,家庭和睦全靠她。直到她在三嫂的脑门儿上看到一行字——【这个搅家精到底什么时候嫁去周厂长家?我拳头硬了!】叶满枝揉揉眼睛:???发现自己生活在一本书里,还是女主那个奸懒馋滑、搅风搅雨的小姑子时,自觉乖巧懂事的叶满枝惶恐极了。吃了两块长白糕压惊后,叶满枝根据三嫂的剧透,踹掉了渣男,与之一同被踹掉的还有即将到手的工作。她成了一名待业女青年!以防自己又不自觉“搅家”,小叶
都市 连载 8万字
拆迁村暴富日常[九零]

拆迁村暴富日常[九零]

梁图图
传言桥西村要拆迁传了四年,现在终于确定了,拆迁的是桥东村。桥东村的十八户共一百零九口人加上全村四条狗、三只猫,全都沸腾了!这可是拆迁啊!谈了三年的男朋友出轨还反过来埋怨都是因为她不上进,还被人嘲扒着男友不放是想攀高枝,没来得及伤心,陈今转头就收到了家里要拆迁的消息,这下是真哭了。高兴哭的!嘿嘿嘿,脚踢渣男,手握拆迁款,好日子美滋滋啊!工作不好找?哦莫~不用找啦!渣男痛哭流涕求原谅?滚滚滚!城里的亲
都市 连载 17万字
旧日回响[废土]

旧日回响[废土]

猫界第一噜
大坍塌初始,天空裂开了一条缝,一束名为“光”的刺眼物质从缝隙里透出,唤醒了沉眠的祂们,且对世界造成了不可挽回的侵占。 后世也称这场灾难为【光污染】。 如有幸成为最后的幸存者,请务必牢记《灯塔生存守则》:——灯塔之外,皆为废土。- 黎危和游厄针锋相对多年,因信仰不同争得你死我活,彼此说过的每句话都需要三天揣摩真假,最大的夙愿就是让对方俯首称臣。 一次战役结束,游厄满身鲜血,跪倒在残垣断瓦中,黎危却借
都市 连载 9万字
秦始皇的外家来自现代

秦始皇的外家来自现代

袂浅
【★本文角色多,群像文★女主事业脑+亲情脑★】【目标: 日更,每晚23:00前,始皇崽招手~~】【一岁多的始皇崽挥舞着两只小胖手,小圆脸激动的发红:朕的外家是仙人!绝对是仙人!不信二三子往下看!】【本文文案】三农博主赵岚一睁眼就发现她来到了一个极其落后的朝代,落后到什么地步呢?人人穿着开裆裤,没有凳子,跪坐说话。看不懂字、听不懂话、堂堂重本大学生变成古代“文盲”。没有棉花、盖的被子是用羊皮缝制的。
都市 连载 34万字
大佬他怀了野狗崽[重生]

大佬他怀了野狗崽[重生]

中意意呀
【预收《你没事装什么β》文案见下方】燕城响当当的一号人物,金玉庭的小老板郑秋白,有传言讲他艳情史颇丰,床上客入幕宾极多,男女不禁,敞怀而迎。传言有真有假,可郑秋白过的也的确是惹人眼热的香艳日子。郑秋白本以为自己终日流连花草丛,逢场作戏,一双眼早已练就火眼金睛,真情假意片刻区分。偏偏他眼瞎心盲,所托非人,看错真爱,连死都不过是渣男未来爱情的铺垫。他只是一颗,在足够风光时折损,给主角做衬托的垫脚石。郑
都市 连载 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