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优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入云栖www.ytwbb.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探望

我扭头看向她。

叶母简直是富人区最典型的女强人形象。

她留着迷人的卷发,穿着定制的黑色套装,挎着爱马仕铂金包,穿着漂亮的高跟鞋。

这样的女人,有着成功的事业,保持美丽和精致,严格控制饮食,在瑜伽馆疯狂运动,从不懈怠,出现在外人面前始终是漂亮,精致,端庄,极端自律的。她们对事业充满热情,对自己的孩子,自然也是无比宠爱的,除了要让他们为了

优秀的富二代,还会无条件的满足和包容孩子的需求。

看得出来,这样无理的要求,她也未曾细想,就径直向我提出来了。

只是因为那是她刚受了伤的宝贝儿子。

我摇了摇头,拿出手机,“我没办法答应,我除了照顾我男朋友外,还要去兼职打工,我的期末考试和作业也会耗费我很大精力,我没空去照顾他。叶母愣了下,也许,很少有人这样直白的拒绝她。

我走出了病房,身后高跟鞋的敲击声加快了几步,她追上了我,再次露出友好笑容,“抱....芙?我的话是不是让你生气了?其实,我只是想让你偶尔来陪陪叶子,我看的出来,他想和你做朋友。她看似温柔,但我留意到她始终在不动声色的细细观察我的表情。

叶母低声对我说道,像是亲昵的嘱咐:“每天你只需要陪叶子一小时,我付给你两万元,怎么样?”我怔了怔。

是啊,我没必要跟钱过不去。

我的犹豫也给了叶母机会,她抓住我的手,一边收紧了手指,微微用力,“小芙,帮帮阿姨,好吗。我马上就吩咐人把钱转给你。她一路向上,握住了我的手腕,我垂下眼眸,叶母勾起唇,她赌赢了。

我本来是想回家收拾点东西的。可是那间诡异的公寓,行为举止处处都很怪的房东让我停止了步伐,我转头把余序出事这件事告诉给了陆七夕,并跟奢侈品的店长请了个长假。“小....陆七夕打开门,看见我,我扑进她怀里,一下子哭了。

她是个情绪很丰富的女孩,不知不觉也开始啜泣起来,安慰着我,“别怕,余序很快就醒来了,我家离医院不远,你这段时间就住在我这里,我去帮你请假。”我坚持了一天,疲惫和痛苦在此刻宛如潮水似的顷刻间涌来。

临近清晨,空调轻轻送着暖风。

陆七夕租的公寓不大,但房间里一应俱全,我睡在阁楼里的小卧室,抱着柔软的枕头,实在太累了,醒来时竟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我赶忙起身,陆七夕已经去了趟我和余序租的公寓,拿来了我的东西。

她晃了晃手里的煎锅,“午餐做好啦,吃饱再去医院吧。”

我弯了弯唇角。

在浴室简单洗漱后,我换了身白色短款针织衫和牛仔裤,把长发拨到一旁随意用花边褶皱发圈扎了下,脸色有点苍白,但勉强还算是正常,我早在醒来就收到了叶母打来的二十万元,既然跟对方做了约定,我在照顾好余序后,还得去陪着叶风麟。“抱歉啊,小芙,今天本来应该跟你一起去探望余序的,”陆七夕把热牛奶递给我,“但我今天有律所面试,等结束我再去医院找你。”我点点头,看向穿着正装的她,比出加油的手势。

陆七夕离开没多久,我出门了,路上还遇到了个卖自制圣诞饼干的女孩,她脸冻得很红,饼干放在那里,却无人问津,我忍不住买了些,点缀着糖霜的圣诞树和麋鹿饼干。医院附近有家高档花店,我想起余序在家里最喜欢摆弄那些花花草草,忍不住走了进去。

到处都是漂亮新鲜的鲜花,角落里,还有着装在白色花瓶里的垂丝茉莉。

白花绿叶,小巧玲珑,像是白蝴蝶在翩翩起舞。

我忍不住走上前,摆弄着花瓣,我喜欢这样温柔又漂亮的花朵,可我也知道,这花娇嫩的很,零下五度搬着它,没一会儿就死掉了。只能选那些还是花苞的茉莉,这样放在盛满水的瓶子里,能一直活到开花后很久。店员熟练地进行剪根,保水处理,挑了张淡绿色的内衬纸,她一边替我包装着,一边抬起头,招呼新来的客人:“这位小姐,先生,需要什么花,我们可以介绍。”我听到身后动静声,扭头,一下子就看到那对惊艳的让人双眼一亮的男女。

女孩皮肤白皙,五官柔美,穿着十分简单的外套,黑色长卷发散落在肩膀上。优雅高贵。她身旁的男人则是长款的灰色风衣,宽肩窄腰,气质带着几分天然的傲慢,眉眼俊美,极其优越。是林知恩和谢雍?我心脏剧烈跳动着,他们两个甚至走到我身后,连说话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叶子伤的严重吗。”林知恩问。

谢雍扫了眼花店里摆放着的花朵:“他说只是划伤了手臂,没你想象的那么可怕。”

“真的吗。”林知恩在向日葵那里半蹲下,“谢雍哥,这花还挺适合叶子的。”

我透过那面镜子,总觉得他视线时不时抬起,在我身上好奇的游走着,令我微微窒息。我冷静下来,明白越是露出那副惧怕和不安的模样,就越是让自己看起来很奇怪,我绽出淡淡的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兜了一个圈

兜了一个圈

九兜星
青春校园,坚定1v1,每天中午12点更【1】遇到周承诀那年,少年出身高门,人帅性子懒,理科常年榜首,在校吸引少女无数,说句天之骄子也不为过,也就语文成绩拿不出手。而那时的岑西,成绩优异却家境贫寒,连学费都得靠自己去挣。 那年夏天,周承诀被迫下楼给新来的补课老师开门:“我走竞赛保送,您出门右拐不送,语文不会就是不会,谁来都不管用——”下一秒,意外接到家教兼职的同桌岑西敲开了周家大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
都市 连载 10万字
五十年代军工大院

五十年代军工大院

鹿子草
叶满枝的自我认知:军工大院一枝花,家庭和睦全靠她。直到她在三嫂的脑门儿上看到一行字——【这个搅家精到底什么时候嫁去周厂长家?我拳头硬了!】叶满枝揉揉眼睛:???发现自己生活在一本书里,还是女主那个奸懒馋滑、搅风搅雨的小姑子时,自觉乖巧懂事的叶满枝惶恐极了。吃了两块长白糕压惊后,叶满枝根据三嫂的剧透,踹掉了渣男,与之一同被踹掉的还有即将到手的工作。她成了一名待业女青年!以防自己又不自觉“搅家”,小叶
都市 连载 8万字
拆迁村暴富日常[九零]

拆迁村暴富日常[九零]

梁图图
传言桥西村要拆迁传了四年,现在终于确定了,拆迁的是桥东村。桥东村的十八户共一百零九口人加上全村四条狗、三只猫,全都沸腾了!这可是拆迁啊!谈了三年的男朋友出轨还反过来埋怨都是因为她不上进,还被人嘲扒着男友不放是想攀高枝,没来得及伤心,陈今转头就收到了家里要拆迁的消息,这下是真哭了。高兴哭的!嘿嘿嘿,脚踢渣男,手握拆迁款,好日子美滋滋啊!工作不好找?哦莫~不用找啦!渣男痛哭流涕求原谅?滚滚滚!城里的亲
都市 连载 17万字
旧日回响[废土]

旧日回响[废土]

猫界第一噜
大坍塌初始,天空裂开了一条缝,一束名为“光”的刺眼物质从缝隙里透出,唤醒了沉眠的祂们,且对世界造成了不可挽回的侵占。 后世也称这场灾难为【光污染】。 如有幸成为最后的幸存者,请务必牢记《灯塔生存守则》:——灯塔之外,皆为废土。- 黎危和游厄针锋相对多年,因信仰不同争得你死我活,彼此说过的每句话都需要三天揣摩真假,最大的夙愿就是让对方俯首称臣。 一次战役结束,游厄满身鲜血,跪倒在残垣断瓦中,黎危却借
都市 连载 9万字
秦始皇的外家来自现代

秦始皇的外家来自现代

袂浅
【★本文角色多,群像文★女主事业脑+亲情脑★】【目标: 日更,每晚23:00前,始皇崽招手~~】【一岁多的始皇崽挥舞着两只小胖手,小圆脸激动的发红:朕的外家是仙人!绝对是仙人!不信二三子往下看!】【本文文案】三农博主赵岚一睁眼就发现她来到了一个极其落后的朝代,落后到什么地步呢?人人穿着开裆裤,没有凳子,跪坐说话。看不懂字、听不懂话、堂堂重本大学生变成古代“文盲”。没有棉花、盖的被子是用羊皮缝制的。
都市 连载 34万字
大佬他怀了野狗崽[重生]

大佬他怀了野狗崽[重生]

中意意呀
【预收《你没事装什么β》文案见下方】燕城响当当的一号人物,金玉庭的小老板郑秋白,有传言讲他艳情史颇丰,床上客入幕宾极多,男女不禁,敞怀而迎。传言有真有假,可郑秋白过的也的确是惹人眼热的香艳日子。郑秋白本以为自己终日流连花草丛,逢场作戏,一双眼早已练就火眼金睛,真情假意片刻区分。偏偏他眼瞎心盲,所托非人,看错真爱,连死都不过是渣男未来爱情的铺垫。他只是一颗,在足够风光时折损,给主角做衬托的垫脚石。郑
都市 连载 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