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风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入云栖www.ytwbb.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萧经闻凝固了。

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摆出怎样的表情。曾经他也这么撩拨过自己,但那是太久以前的事情了。

林从沚天生仰月唇,他若是想刻意笑得甜一点,只需要微眯起眼,看着对方的眼睛,翘起唇角。萧经闻这会是开不下去了,一个多钟头,也差不多了。他咳嗽了下,转而低头看向电脑屏幕,匆匆说了句‘今天暂时就到这里’然后关掉会议通讯,从椅子站起来。因为是视频会议,萧经闻穿了整套的西装,他习惯性起身扣上纽扣,说:

“一瓶酒而已,还上楼问我?”

“我超有礼貌。”林从沚稍微仰头。

萧经闻绕过办公桌走到他面前,伸手拿过他手里的香槟,垂眼看了看,说:“我去西班牙之前请一位合作商帮我挑几瓶酒,打算送给你妈妈做新婚礼物,我对这方面不太懂,他给我挑了好几瓶,剩了两瓶在我这,就放冰箱里了。“我能喝吗?”林从沚问。

“当然可以。”

外面雨还在下,昨晚林从沚睡得很好,他睡了很长的一觉,醒来后萧经闻就已经在书房。这栋房子里还留着他的画室,是家庭影院改的,因为林从让有时候追求完美的型,会需要用投影仪来核对检查型的准确性。时隔五年再进到这个房间,石膏像被主人蒙上防尘布,画架们倚靠在墙边。似乎这里的时间被封印了起来,好像画室的主人只是出一趟远门,一两个礼拜而已。此时他们在这间画室里做/爱。

萧经闻帮他开了酒,他拎着酒瓶颈开开心心地上楼打算画画。萧经闻跟着他进来画室,林从沚叫他脱了西装外套和领带,他自己对着瓶口灌下去两三口,用他外套和领带摆了个衬布,将酒瓶放上去准备写生。结果就是型都没起完,两个就缠在一起。

林从沚用铅笔起型的时候,萧经闻在旁解了两颗衬衫纽扣,半开玩笑地说那个领带不能沾水

一领带被林从沚系在瓶颈上打了个蝴蝶结,瓶身有冰过的水珠。

林从让‘啊”了声准备过去取下来,又被萧经闻捞着胳膊拽回来,说没事,你爱怎么弄怎么弄。

五年没做的两个人,稍微有点肢体碰撞,立刻像碰到明火的柳絮,迅速燃烧、湮灭。

铅笔跌在地上,磕断了笔尖。

傍晚七点,雷雨天。一道闪电如同有人撕开夜空,想窥伺一眼。

五年没做了,手里握着林从沚的窄腰,耳边萦绕林从沚的喘叫。萧经闻需要闭眼咬咬牙,才不至于太快。这真怪不了萧经闻,禁欲系总裁不是说说而已,他这五年过.....要是少下点黑手,再斋戒一下,差不多可以青灯古佛了却余生。好了,他缓了下,继续。

窗外炸起雷声,这阵子的雨不单单是下得大,连雨珠都大得像冰雹,砸在地上响得像敲锣。

林从沚趴在床上,小腹那儿垫了个枕头。

他攥着床单,片刻后一只手覆上来,他松开了床单,去攥住那只手。

再被翻过来的时候,林从沚有些分不清自己上面的萧经闻是28岁还是33岁。坦白讲,他是有些变化的,眉宇更显成熟,尤其看着他的眼神。以前萧经闻在床上看着他一腔深情,如今他看着自己,眼里却有些悲戚一一好怕吃了这顿没下顿的那种悲戚。....但你也不能一顿吃这么多吧,林从闭了闭眼,绝望了。

林从让自己也是空窗了五年,陡然一顿来这么多,他也受不了...应该说他从第二次开始就受不了了。受不了是生理上的。

心理上能做到天亮。

林从沚发现他比自己想象中的更想念他,同时觉得自己真是学画太久了,算算差不多二十年。绘画是一种掌控,即便是写生,将眼睛看到的挪到画布上,也是受绘画者所控制。这就像纪录片,只要镜头是人类在控制,那么世界上没有绝对客观的纪录片。

同理,只要拿着画笔的是人类,那么画作必然会沾染绘画者的思想。

林从让一直觉得他无法控制萧经闻,他曾经希望自己能改变萧经闻,把他塑造成自己理想中的,充满情怀的拍卖行总裁。但他忽视了一点,这里是现实世界。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总之再次醒来,身上干干净净,被窝也干干净净。

印象中的床颇为惨烈,朦胧的记忆里还有床单被撕扯的声音...再仔细看看周围,哦,是客房。

静音模式下的中央空调吐着冷漠的风,林从沚慢慢坐起来,跟出风口对视。片刻后,客房门被打开,萧经闻看看他:“这个状态是醒了?”林从沚指了指自己的脸:“我睁着眼睛呢。

很难判定吗?

萧经闻解释:“昨天晚上你也是睁着眼睛,但毫无反应。”

“...”林从点头,“其实依稀有点记忆,你过来。”

他从被窝里爬出来,膝行到床边,途中踉跄了下,咬牙抱怨一句‘床买这么大干什么’。

萧经闻很听话地走到床边来,放下端进来的温水和一碗切成小丁的蜜瓜:“怎么了?”

林从沚掀开他T恤一一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矜贵世子的争妻路

矜贵世子的争妻路

明月十三幺
漾漾美艳无双,追求者无数,作为京都首富第二山庄的三小姐,向来随心所欲,挥金如土,唯一令她烦忧之事,便是京都第一贵公子彧安世子霍景珩。霍景珩矜贵出尘,清冷的有些不近人情,是无数贵女只敢在闺中肖想的绮梦。俗话说烈女怕缠郎,反之也一样。所以漾漾忍受贵族的白眼一掷千金进入学宫,不顾贵族的耻笑缠在霍景珩身边,她觉得,这么多年了,他没有赶她走,定然也是有点喜欢她的!直到他出京办差,带回了他的表妹小郡主。她看到
都市 连载 20万字
金屋藏他

金屋藏他

杨明夜
早9点日更/不更来我的wb跳脚:@杨明夜/完结文《小狗听不到》,球球收藏作者专栏:)殷容最爱倾盆如注的暴雨夜。在豪车内半躺着,看大雨织成一张天罗地网,会让她心情舒畅。可惜却有个不长眼的人昏倒在她车前,正好挡了她的道。殷容打着伞下车,用脚尖将那男孩踢翻了个儿,发现他生得极为漂亮。竟然和她暗恋的那个死对头林承雨长得一模一样。男孩失忆了,流浪狗一样,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没关系,她可以教。她叫他“承雨”
都市 连载 21万字
穿六零怀了大佬的崽儿

穿六零怀了大佬的崽儿

清春是金色锁链
撩精小花浓颜美人×高冷心机想结婚宠妻大佬新生代顶流小花韩舒樱,踩着保姆车,一脚穿进六十年前招待所。以为顶着浓颜界颜值天花板的脸,能在破破烂烂招待所里瞎混一晚。 转眼就被面热心黑的小哥举报了。…… 所里同事挂断电话:“小江,接到检举,招待所有位同志没有介绍信,跟我去看看……”江见许累瘫了:“生产队的驴都没有这么累的。”招待所工作人员跑出来激动说:“……是个漂亮的女同志,长得跟电影明星似的,送去采石场
都市 连载 41万字
被离婚后嫁给了年代文大佬[穿书]

被离婚后嫁给了年代文大佬[穿书]

夏挽歌
完结文:《七零年代大院小甜妻》预收 :《穿成男主的作精前妻》本文文案:周小穗死后才知道自己是书里的炮灰知青丈夫回城另结新欢后就直接给她寄了离婚书等她千里迢迢带着孩子去城里找他对峙,却被他和新婚妻子开车撞死再次睁眼,她回到刚收到男人离婚书的时候周小穗想开了,三条腿的癞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满街跑只要能留在城里,她不愁没有好日子过她火速拿钱离婚,选择跟书中的隐形大佬相亲前夫嘲讽她:“那个男人因伤退伍,
都市 连载 7万字
九福晋闹和离日常(清穿)

九福晋闹和离日常(清穿)

西凉喵
包租婆叶菁菁意外穿成皇九子胤禟的嫡福晋董鄂氏,一想到最后落得个不得善终的结局,叶菁菁对胤禟就各种横眉冷对。胤禟:“……在家不给爷面子,在外面也这样,日子还过不过了?说好的端庄贤淑呢?”叶菁菁:“看不惯我又如何,有本事上折子和离啊!”和离?想都不要想!叶菁菁动不动就摆烂闹合离,她越闹胤禟就越不想让她如意。那能怎么办,忍着呗。不知不觉间,外面的人发现九皇子府的风向变了。原来九皇子和八爷党交好,现在却和
都市 连载 38万字
老爷子他飒爽又威风

老爷子他飒爽又威风

大叶湄
崔闾自从知道人生就是一部戏时,什么忧虑就全被他抛弃放开,任性的宛如孤家寡人。 反正最后都要被清算抄家,现在就该吃吃该喝喝该花花,聚什么家财藏什么私货,统统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所以,先便宜自己人要紧。 于是,出嫁的姑娘们懵逼的看着后补来的嫁妆,成年的小子看着手里的银票,当家的媳妇更多了许多私房体己,就连没长成的孩子们也都有了一份私产。 崔闾摸着胡子点头,大手一挥,“都拿去花,不够的爷这里还有,花!使
都市 连载 2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