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羽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入云栖www.ytwbb.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段掌门是擎天剑派的人,我是北辰派弟子,算不得家里人。”洛闲云在心中反驳道。

救世系统:[不用算得那么清楚,总之段掌门能对端木无求改观就好。]

洛闲云警觉道:“你似乎不仅希望我感化端木无求,还希望修真界其他人对端木无求改观。”

注意到救世系统的倾向性,洛闲云不由开始怀疑,这系统真正认可的宿主到底是他还是端木无求。救世系统顿时装死,不管洛闲云如何呼唤,都不肯说一句话。

看来救世系统明白“多说多错,越解释露出的破绽越多”的道理。

洛闲云没有追问下去,他并不急着追查救世系统出现的真正原因。

他能够感觉到,救世系统绝无恶意,引导他所做的也是向好的方向

发展,洛闲云并不介意听取救世系统的意见

他想知道真相,但没有太强烈的探究心。

洛闲云认为,只要顺着救世系统的任务要求走下去,获得的线索越来越多,自然就能猜出救世系统的成因。洛闲云温和如水,可以包容万物,却也淡泊如水,对世间一切事物都是淡淡的。

他似乎从来没有慌张过,没有失态过,即便是天崩地裂之时,他也会从容面对生死

他生来就如闲云一般,优雅闲适,情感淡如水。

端木无求与洛闲云不同,他性格如烈火般浓烈,情绪起伏不定,喜怒非常明显。

见段承影横插在两人中间,端木无求伸手用力推向段承影。

怎奈段承影也踏入了大乘期的门槛,又是修者中战力一流的剑修,讲究的站如松坐如钟,下盘稳如泰山,端木无求竟是没推动他端木无求一推不成也不气馁,这一次他用足真元,想将段承影推开。

谁知段承影却一把抓住端木无求的手腕,说道:“你中了蛊虫?是被魔道修者暗害了吗?让我看看是什么类型的蛊虫。中年男子段承影面露一丝关怀,让端木无求微微一愣。

“本尊是否中蛊与你何干?”端木无求问道。

段承影道:“你是魔道至尊,不管你是否真心加入北辰派,只要你愿意约束魔道修士,这世间就能少一些纷争。“有些事情,魔道做得,吾等正道修士却做不得。你下手教训魔修,是魔道内部之事,就算要打起来,也只是一个宗门、十几个人斗殴。“可若是我出手斩杀一个作恶的魔修,就有可能引来擎天剑派和众多魔修的大战,若是有心人暗中煽动,甚至有可能演变成正魔大战。“修士不惧战斗,但正道的布阵、炼丹、引动天地灵气,哪一样都要抽动天地之力,眼下这个天地承受不住这种抽取的。而魔道修士若是打起来,千名婴灵、万名枉死鬼开路也是常见的。“不管哪一方获胜,都是生灵涂炭,苦的是天下苍生。

“我入道前,曾入世修行,是一名江湖人。我亲眼见过两个江湖人在酒肆中打斗,打砸一番后跑了,留下老板对着一地狼藉痛哭流涕。“修者们各个超过百岁,打死几个、几十个都不打紧。可苍生何辜,要承受这些飞来飞去的仙人造成的恶果?“有你约束,你又愿意向善,可以将对天地生灵的伤害降低到最轻。

“本座虽然讨厌你,但也不能见你出事。”

端木无求不喜人碰,若是洛闲云碰他,他不仅乖乖让洛闲云把脉,还会有意无意地将整个身体靠过去。可如今把脉的人是中年男子段承影,端木无求原是想霸气挥袖,一把甩开段承影的。可段承影这番话,让端木无求的手没能甩出去。

段承影说的这些事情,端木无求都承受过。

他在乱世出生,家人因各种各样的原因死去,他自己也被魔修抓走当成修炼的道具。

他所经历的一切,第一次有人实实在在的描绘出来,正是段承影所说的“苍生何辜”。

一时间,端木无求瞧这个面庞硬朗的中年男子顺眼了些。

他忍不住问道:“你们正道觉得魔道祸害人间,把魔道杀光了不就好吗?”

段承影微微一顿,他注意到端木无求是认真问出这个问题,便认真解答道

“原因之一,怕死。不要以为修者不怕死,修者拼命修炼,努力提升境界,最初的原因,不过是怕死罢了。”“本尊不怕死。”端木无求道。

段承影道:“所以你年纪轻轻就已是大乘期了,真正怕死的人,在修炼之路上,往往无法有太大的进展,反倒看破生死,才能真正得道。“原因之二,冷漠。正道修士的确走的是正路,不会伤及无辜,但也自视甚高,很少将自己与普通人混为一谈。你在路边看到一个小孩用水浇蚂蚁窝,也不会出手阻止不是吗?“正道修士对普通人,也是这样的想法。除非魔道做得太过分,正道不会发动大规模的战斗。倒是一些筑基期入红尘修行的修者,会管一管低等级魔修做的恶事。“原因之三,杀不光。人性贪婪虚伪自私自利,除非断绝整个修真界的传承,否则总有人会堕入魔道。“因此,正魔双方,最重要的是平衡,而不是争斗。

“如今天劫消失,正道弟子人心浮动,正魔平衡渐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兜了一个圈

兜了一个圈

九兜星
青春校园,坚定1v1,每天中午12点更【1】遇到周承诀那年,少年出身高门,人帅性子懒,理科常年榜首,在校吸引少女无数,说句天之骄子也不为过,也就语文成绩拿不出手。而那时的岑西,成绩优异却家境贫寒,连学费都得靠自己去挣。 那年夏天,周承诀被迫下楼给新来的补课老师开门:“我走竞赛保送,您出门右拐不送,语文不会就是不会,谁来都不管用——”下一秒,意外接到家教兼职的同桌岑西敲开了周家大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
都市 连载 10万字
五十年代军工大院

五十年代军工大院

鹿子草
叶满枝的自我认知:军工大院一枝花,家庭和睦全靠她。直到她在三嫂的脑门儿上看到一行字——【这个搅家精到底什么时候嫁去周厂长家?我拳头硬了!】叶满枝揉揉眼睛:???发现自己生活在一本书里,还是女主那个奸懒馋滑、搅风搅雨的小姑子时,自觉乖巧懂事的叶满枝惶恐极了。吃了两块长白糕压惊后,叶满枝根据三嫂的剧透,踹掉了渣男,与之一同被踹掉的还有即将到手的工作。她成了一名待业女青年!以防自己又不自觉“搅家”,小叶
都市 连载 8万字
拆迁村暴富日常[九零]

拆迁村暴富日常[九零]

梁图图
传言桥西村要拆迁传了四年,现在终于确定了,拆迁的是桥东村。桥东村的十八户共一百零九口人加上全村四条狗、三只猫,全都沸腾了!这可是拆迁啊!谈了三年的男朋友出轨还反过来埋怨都是因为她不上进,还被人嘲扒着男友不放是想攀高枝,没来得及伤心,陈今转头就收到了家里要拆迁的消息,这下是真哭了。高兴哭的!嘿嘿嘿,脚踢渣男,手握拆迁款,好日子美滋滋啊!工作不好找?哦莫~不用找啦!渣男痛哭流涕求原谅?滚滚滚!城里的亲
都市 连载 17万字
旧日回响[废土]

旧日回响[废土]

猫界第一噜
大坍塌初始,天空裂开了一条缝,一束名为“光”的刺眼物质从缝隙里透出,唤醒了沉眠的祂们,且对世界造成了不可挽回的侵占。 后世也称这场灾难为【光污染】。 如有幸成为最后的幸存者,请务必牢记《灯塔生存守则》:——灯塔之外,皆为废土。- 黎危和游厄针锋相对多年,因信仰不同争得你死我活,彼此说过的每句话都需要三天揣摩真假,最大的夙愿就是让对方俯首称臣。 一次战役结束,游厄满身鲜血,跪倒在残垣断瓦中,黎危却借
都市 连载 9万字
秦始皇的外家来自现代

秦始皇的外家来自现代

袂浅
【★本文角色多,群像文★女主事业脑+亲情脑★】【目标: 日更,每晚23:00前,始皇崽招手~~】【一岁多的始皇崽挥舞着两只小胖手,小圆脸激动的发红:朕的外家是仙人!绝对是仙人!不信二三子往下看!】【本文文案】三农博主赵岚一睁眼就发现她来到了一个极其落后的朝代,落后到什么地步呢?人人穿着开裆裤,没有凳子,跪坐说话。看不懂字、听不懂话、堂堂重本大学生变成古代“文盲”。没有棉花、盖的被子是用羊皮缝制的。
都市 连载 34万字
大佬他怀了野狗崽[重生]

大佬他怀了野狗崽[重生]

中意意呀
【预收《你没事装什么β》文案见下方】燕城响当当的一号人物,金玉庭的小老板郑秋白,有传言讲他艳情史颇丰,床上客入幕宾极多,男女不禁,敞怀而迎。传言有真有假,可郑秋白过的也的确是惹人眼热的香艳日子。郑秋白本以为自己终日流连花草丛,逢场作戏,一双眼早已练就火眼金睛,真情假意片刻区分。偏偏他眼瞎心盲,所托非人,看错真爱,连死都不过是渣男未来爱情的铺垫。他只是一颗,在足够风光时折损,给主角做衬托的垫脚石。郑
都市 连载 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