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灵根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入云栖www.ytwbb.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傅凭司闻言,神色微怔。

旋即,他抬眸看向盛明盏那边的床头柜,注意到放在那里有些突兀的漆黑坛子。

傅凭司低声道:“它在说什么?”

盛明盏同样压低了声音:“它喊我妈妈,说妈妈好,爸爸坏,让妈妈千万别吵醒爸爸,爸爸会杀了它的。”盛明盏说罢,静下心来,又听了听,

明游,下心来又听7听,它好像察到你过?

“它好像察觉到你醒过来了,没再说话。”

傅凭司起身,将房间的主灯打开。

明亮的灯光下,漆黑坛子泛着深幽的光,上面的血从坛盖上溢出来,呈流水状挂在坛外壁。

盛明盏垂眸看了眼自己的指尖,

傅凭司将他拉起来,带到卫生间,用流水冲掉他手上的血。

染了点儿血。

做完这一切,傅凭司才问:“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盛明盏摇头:“好像没有,就是它把我从睡梦中给吵醒了。

“我在晚上的故事会中,讲了这个‘明星养小鬼”的故事,晚上就有鬼孩子来喊我‘妈妈’。”盛明盏回想道,“那其他讲过故事的其他四个人,今晚也会遇见类似的噩梦了?”小说家的“未来的我杀不死过去的我”。

画家的“学我者生,似我者死”

医生的“吃一根肠子,就得还一根肠子”。

丁小影的“噩梦庄园讲故事”。

这四个故事里面,听起来好像是画家的故事最为危险

小说家不会被杀死,医生没有主动吃肠子,丁小影的套娃式讲故事。只有画家的故事里,有个画家成为了画。“也不是一定就难以破解。

傅凭司沉吟说:“画家的故事里,有两个画家,一个模仿者,一个原创者。只要画家认定自己是原创者,被框进画里的,就是模仿者。”盛明盖眸光亮起来,

“懂了。

“画家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是第一次进副本的人。”

老手肯定会比新手更加谨慎。

傅凭司把人抱进怀里,低头亲了亲盛明盏,道:“我们换个位置睡。”

两人走出卫生间,傅凭司坐在先前盛明盏入睡的那边床,垂眸看了眼床头柜上摆放的漆黑坛子。

两人上床后,盛明盖抬手关掉房间主灯,躺进被子里。

傅凭司贴近时,盛明盏突然想到一件事,叹了声气。

傅凭司问:“怎么在叹气?

盛明盏在被窝里伸手戳了戳他男朋友的腰身,问道:“哥哥,你说两边时间是基本同步的,那我要在这里待七天,上课怎么办?不就缺席了吗?我的课堂平时分。不知道为什么,傅凭司感觉在副本里讨论这种事情,有些奇怪,像是身处高压环境下存在着一种莫名诡异又和谐的氛围。盛明盖戳着他的腰身,略微有些痒。

傅凭司捉住盛明盏的那只手,失笑地说:

“缺席了课的话,事后向你们的班导补一张请假条吧。”

“烦。”盛明盖道,“有请假条,上课老师还是不管,会扣平时分的。”

期末成绩由平时成绩和考试卷面成绩组成,平时成绩占比还是挺大的,就算考试卷面成绩满分,平时分低,也很麻烦。奖学金有可能失之交臂。

奖学金不单单是成绩好就行,还得全面发展的人才,该参加活动的,得参加活动,该社交的,得社交才行。傅凭司听完盛明盖的小声嘀咕,低声哄说:“那我给你保底,设置一个‘盛明盖专属奖学金’,要是你的卷面成绩在年级排名靠前,我就给你发奖学金。”他要奖学金,是给男朋友买礼物的,那要是这个“盛明盏专属奖学金”出自男朋友之手,被他得了,最后他又用这笔钱给男朋友买礼物,那不是从男朋友的左手往右手倒钱吗“这不一样。”盛明盏强调道。

盛明盏握紧拳头,给自己鼓励:

“我一定会得奖学金的。

“好的,你一定会得奖学金。”傅凭司轻笑,“那我的‘盛明盖专属奖学金”,还是有效,到时候我家小朋友就有双份奖励了。”盛明盏窝在傅凭司怀里,安心地进入梦乡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迷迷糊糊的梦境里面,又响起那道天真稚嫩的声音,在喊他:“妈妈!妈妈!妈妈,你不爱我了,你真然把我的存在告诉爸爸,爸爸好凶,他在蹬我!”盛明盏眼睫轻颤,又被吵醒了过来。

他睁开眼,发现他和傅凭司换了位置后,漆黑坛子在他睡觉的时候,又偷偷跑来了他现在睡觉的地方。傅凭司先于盛明盏醒来,此刻察觉到怀中人的动静,声音极轻:“宝贝,你又被吵醒了?”

盛明盏坐起身来,道:“我想起来了,我没给孩子吃糖呢。

他欲下床去找自己的外套

傅凭司伸手拦住盛明盏起身的动作,道:“我去找。

盛明盏坐回床上:“在我的外套里。

晚上吃饭的时候,他在餐厅里抓了一把糖果揣外套衣兜里。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兜了一个圈

兜了一个圈

九兜星
青春校园,坚定1v1,每天中午12点更【1】遇到周承诀那年,少年出身高门,人帅性子懒,理科常年榜首,在校吸引少女无数,说句天之骄子也不为过,也就语文成绩拿不出手。而那时的岑西,成绩优异却家境贫寒,连学费都得靠自己去挣。 那年夏天,周承诀被迫下楼给新来的补课老师开门:“我走竞赛保送,您出门右拐不送,语文不会就是不会,谁来都不管用——”下一秒,意外接到家教兼职的同桌岑西敲开了周家大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
都市 连载 10万字
五十年代军工大院

五十年代军工大院

鹿子草
叶满枝的自我认知:军工大院一枝花,家庭和睦全靠她。直到她在三嫂的脑门儿上看到一行字——【这个搅家精到底什么时候嫁去周厂长家?我拳头硬了!】叶满枝揉揉眼睛:???发现自己生活在一本书里,还是女主那个奸懒馋滑、搅风搅雨的小姑子时,自觉乖巧懂事的叶满枝惶恐极了。吃了两块长白糕压惊后,叶满枝根据三嫂的剧透,踹掉了渣男,与之一同被踹掉的还有即将到手的工作。她成了一名待业女青年!以防自己又不自觉“搅家”,小叶
都市 连载 8万字
拆迁村暴富日常[九零]

拆迁村暴富日常[九零]

梁图图
传言桥西村要拆迁传了四年,现在终于确定了,拆迁的是桥东村。桥东村的十八户共一百零九口人加上全村四条狗、三只猫,全都沸腾了!这可是拆迁啊!谈了三年的男朋友出轨还反过来埋怨都是因为她不上进,还被人嘲扒着男友不放是想攀高枝,没来得及伤心,陈今转头就收到了家里要拆迁的消息,这下是真哭了。高兴哭的!嘿嘿嘿,脚踢渣男,手握拆迁款,好日子美滋滋啊!工作不好找?哦莫~不用找啦!渣男痛哭流涕求原谅?滚滚滚!城里的亲
都市 连载 17万字
旧日回响[废土]

旧日回响[废土]

猫界第一噜
大坍塌初始,天空裂开了一条缝,一束名为“光”的刺眼物质从缝隙里透出,唤醒了沉眠的祂们,且对世界造成了不可挽回的侵占。 后世也称这场灾难为【光污染】。 如有幸成为最后的幸存者,请务必牢记《灯塔生存守则》:——灯塔之外,皆为废土。- 黎危和游厄针锋相对多年,因信仰不同争得你死我活,彼此说过的每句话都需要三天揣摩真假,最大的夙愿就是让对方俯首称臣。 一次战役结束,游厄满身鲜血,跪倒在残垣断瓦中,黎危却借
都市 连载 9万字
秦始皇的外家来自现代

秦始皇的外家来自现代

袂浅
【★本文角色多,群像文★女主事业脑+亲情脑★】【目标: 日更,每晚23:00前,始皇崽招手~~】【一岁多的始皇崽挥舞着两只小胖手,小圆脸激动的发红:朕的外家是仙人!绝对是仙人!不信二三子往下看!】【本文文案】三农博主赵岚一睁眼就发现她来到了一个极其落后的朝代,落后到什么地步呢?人人穿着开裆裤,没有凳子,跪坐说话。看不懂字、听不懂话、堂堂重本大学生变成古代“文盲”。没有棉花、盖的被子是用羊皮缝制的。
都市 连载 34万字
大佬他怀了野狗崽[重生]

大佬他怀了野狗崽[重生]

中意意呀
【预收《你没事装什么β》文案见下方】燕城响当当的一号人物,金玉庭的小老板郑秋白,有传言讲他艳情史颇丰,床上客入幕宾极多,男女不禁,敞怀而迎。传言有真有假,可郑秋白过的也的确是惹人眼热的香艳日子。郑秋白本以为自己终日流连花草丛,逢场作戏,一双眼早已练就火眼金睛,真情假意片刻区分。偏偏他眼瞎心盲,所托非人,看错真爱,连死都不过是渣男未来爱情的铺垫。他只是一颗,在足够风光时折损,给主角做衬托的垫脚石。郑
都市 连载 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