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叶湄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入云栖www.ytwbb.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崔闾有一瞬间是想拒绝的,甭管有没有人信,他确实没打算沾严修

府上抄出来的东西。

爱钱乃人之本性,何况他曾经还深陷其中。

一种造化弄人的感受,让他望着几箱笼的财物,自己跟自己天人交战了起来。

举凡干抄家这活的,上上下下都得肥一圈,不成文的规定,在登记造册前,都有一波就地分脏之举,大头当然得归皇家国库,那些小指头缝里流出来的,就是抄检的差兵们的辛苦费了。若按他以往的脾性,别说就后背上给刀划了一下,就是腿折了也得杵着拐去围观,再凭他跟毕衡的关系,从中分一杯美绝对是可以有的,更或者心黑一点,压根就不提严修那幢金书榭,回头等抄检的人走了,自己悄摸摸的带人进去拿

普通青砖替了那些金墙,哪怕只替出

要知道,梦里那幢金书榭就没被招出来,严修在被带走之前,一碗药毒死了他府里上下奴从百余口,只单留了他那病儿子一个,到审训问罪结束,给他盖的章也就是江州豪绅推出来的替罪羊,有钱,但又没那么豪阔。

直到江州海防线失守,他病儿子被一伙窜上岸的东桑刀客架了脖子,为保命,那幢尘封了十来年的破旧书榭,这才以亮闪闪的姿态进入了全江州,甚至全大宁人的眼。就算是已经被撬用了一个窗台的金砖,那留下的墙体也叫东桑刀客们足足挖了三

天,海盗船来来回回跑了五六趟,那赚的叫一个盆满钵满。

严修那老贼,把埋入水体的地基建的比平常房子深两丈,光从花湖里起出

来的地基砖,就够铸起皇宫前门的蟠龙柱了。

已经不是一般的有钱了,那是真正的江州豪绅起家的底蕴。

崔闾跟毕衡供出这幢金屋时,就打消了想要浑水摸鱼的想法,甚至都安耐住了想去亲眼见证一下,那遍地黄金的激动时刻。人性的本能是可以克制,奈何藏在骨子里的惯性,会让他忍不住伸手上去扒拉一下。

太苦了,他又不是主动进化到视金钱如粪土的境界,那不是有刀架在脖子上,一切都奔着便宜外人不如便宜自己人的想法么?他这辈子就没想过有一天,会有把钱往外推的一天,更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对着金灿灿的黄金无动于衷。这简直跟坐怀不乱的那谁有的一拼了。

崔闾陡然叹了口气,觉得这辈子的坚韧都用在了此处,竟然能用平静的语气,对着那堆金子摆手,“抬走吧!我不需要。毕衡愣了一下,那是真真正正的怔愣住了,眼睛瞪大嘴巴开合,半晌才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啥?.....刚说的啥?”一定是他刚才耳朵背了下,听错了音,崔闾绝对不可能会拒绝到了嘴的钱财,绝对不可能!

崔闾扭过脑袋,再次坚定的挥了挥手,“你分给其他人吧!或者就自己多留一点,反正我不要。”

好的,这次听清楚了,可是,为什么呀?

毕衡绕道崔闾脸跟前,弯腰给他打保票,“你是不是担心这账不好做?你放心,我会平掉的,肯定不会叫人知道你也参与了分....咳,分钱之举,我那些手下都花钱买过嘴了,他们都知道这次不是因为你,根本也取不到这么大笔财富,巴不得你同他们成为一伙呢!再者,你若担那我在这里给你起誓,倘若我以后拿这个同你讲任何事情谈条件,就叫我这辈子都修不成河渠,开不了水道,闾卿,我是真心诚意想要带你分一杯美的,你救我,又帮我立了这么个大功,于情于理,这份钱都你该得,而且你若不拿,那些拿了的兄弟们,他们也不安心呐!"这就是水至清则无鱼的真理了,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操蛋,想要独善其身的时候,却有一波人担心你另起外心,不把你拉到一个沟里呆着,他们反而要惴惴不安了起来,后果,那真是不可预测!崔闾知道毕衡说的是真的,他若不拿,毕衡那份也不好动,那已经分发下去的就得往回收,那那些已经落了袋的兄弟们能答应?他会直接将自己摆在众矢之的的位置上的,等后面再有什么事啊祸的,那些人必然是要动心思排除异己的。崔闾上了毕衡这条船,就也不能够让自己成为他队伍里的异己,那很危险。

他相信毕衡,但毕衡那些手下人都是京里出来的,一趟差出完,各自闭紧了嘴各归各位,真情分哪有多少呢!更何况,他们旁边还有个不齐心的秋三刀和纪百灵,他们若再为点份额离了心,可不得给人机会搞分离反间么?毕衡需要用这份惠利笼络人心。

所以这钱,不好不拿!

官场规矩,没料崔闾官没当,这规矩倒是给立上了。

也是阴差阳错的结果。

崔闾抹了把脸,调理表情动作,扯了个虚虚的笑来,“我懂你的意思了,那我就收了,谢谢毕兄....顿了下没忍住,又道:“其实你可以瞒下其中我的事情,就说那书榭是你自己找到的么!”如此,他也能撇清这里面的关系,不至于叫更多人知道他的存在了。

毕衡查完人,收完账,万一没能彻底控制住江州,回头指定是要离开的,那时,他怕是在滙渠县也呆不下去了。江州豪绅们肯定是要掘地三尺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兜了一个圈

兜了一个圈

九兜星
青春校园,坚定1v1,每天中午12点更【1】遇到周承诀那年,少年出身高门,人帅性子懒,理科常年榜首,在校吸引少女无数,说句天之骄子也不为过,也就语文成绩拿不出手。而那时的岑西,成绩优异却家境贫寒,连学费都得靠自己去挣。 那年夏天,周承诀被迫下楼给新来的补课老师开门:“我走竞赛保送,您出门右拐不送,语文不会就是不会,谁来都不管用——”下一秒,意外接到家教兼职的同桌岑西敲开了周家大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
都市 连载 10万字
五十年代军工大院

五十年代军工大院

鹿子草
叶满枝的自我认知:军工大院一枝花,家庭和睦全靠她。直到她在三嫂的脑门儿上看到一行字——【这个搅家精到底什么时候嫁去周厂长家?我拳头硬了!】叶满枝揉揉眼睛:???发现自己生活在一本书里,还是女主那个奸懒馋滑、搅风搅雨的小姑子时,自觉乖巧懂事的叶满枝惶恐极了。吃了两块长白糕压惊后,叶满枝根据三嫂的剧透,踹掉了渣男,与之一同被踹掉的还有即将到手的工作。她成了一名待业女青年!以防自己又不自觉“搅家”,小叶
都市 连载 8万字
拆迁村暴富日常[九零]

拆迁村暴富日常[九零]

梁图图
传言桥西村要拆迁传了四年,现在终于确定了,拆迁的是桥东村。桥东村的十八户共一百零九口人加上全村四条狗、三只猫,全都沸腾了!这可是拆迁啊!谈了三年的男朋友出轨还反过来埋怨都是因为她不上进,还被人嘲扒着男友不放是想攀高枝,没来得及伤心,陈今转头就收到了家里要拆迁的消息,这下是真哭了。高兴哭的!嘿嘿嘿,脚踢渣男,手握拆迁款,好日子美滋滋啊!工作不好找?哦莫~不用找啦!渣男痛哭流涕求原谅?滚滚滚!城里的亲
都市 连载 17万字
旧日回响[废土]

旧日回响[废土]

猫界第一噜
大坍塌初始,天空裂开了一条缝,一束名为“光”的刺眼物质从缝隙里透出,唤醒了沉眠的祂们,且对世界造成了不可挽回的侵占。 后世也称这场灾难为【光污染】。 如有幸成为最后的幸存者,请务必牢记《灯塔生存守则》:——灯塔之外,皆为废土。- 黎危和游厄针锋相对多年,因信仰不同争得你死我活,彼此说过的每句话都需要三天揣摩真假,最大的夙愿就是让对方俯首称臣。 一次战役结束,游厄满身鲜血,跪倒在残垣断瓦中,黎危却借
都市 连载 9万字
秦始皇的外家来自现代

秦始皇的外家来自现代

袂浅
【★本文角色多,群像文★女主事业脑+亲情脑★】【目标: 日更,每晚23:00前,始皇崽招手~~】【一岁多的始皇崽挥舞着两只小胖手,小圆脸激动的发红:朕的外家是仙人!绝对是仙人!不信二三子往下看!】【本文文案】三农博主赵岚一睁眼就发现她来到了一个极其落后的朝代,落后到什么地步呢?人人穿着开裆裤,没有凳子,跪坐说话。看不懂字、听不懂话、堂堂重本大学生变成古代“文盲”。没有棉花、盖的被子是用羊皮缝制的。
都市 连载 34万字
大佬他怀了野狗崽[重生]

大佬他怀了野狗崽[重生]

中意意呀
【预收《你没事装什么β》文案见下方】燕城响当当的一号人物,金玉庭的小老板郑秋白,有传言讲他艳情史颇丰,床上客入幕宾极多,男女不禁,敞怀而迎。传言有真有假,可郑秋白过的也的确是惹人眼热的香艳日子。郑秋白本以为自己终日流连花草丛,逢场作戏,一双眼早已练就火眼金睛,真情假意片刻区分。偏偏他眼瞎心盲,所托非人,看错真爱,连死都不过是渣男未来爱情的铺垫。他只是一颗,在足够风光时折损,给主角做衬托的垫脚石。郑
都市 连载 28万字